2011年12月30日

石家莊

石家莊,你好。

2011年12月28日

穿過一段碎片

鬧鐘響起,在昨天相同的時間點。我起床不早不晚。
沿著通惠河快走著,穿過遛早的大伯大媽和他們都寵物狗,穿過一個或兩個的上班男女,他們的對話和氣味隨著風,在耳邊呼呼而過。
擠上每天的早高峰地鐵,無聲地擠,默契的擠,人們都懶得說“我的腳”“擠啥啊”,最多來句“哥們,慢點擠”和被擠時慣性發出的哎哎呀呀的聲音。
四惠,八點三十五。穿過通惠河的人行橋,裝修維修的手藝人在等待早晨的第一單生意;四惠橋建材批發市場,頭髮蓬鬆的保安裹著齊腳的大衣在夢遊。
穿過民居,穿過公共廁所;又穿過一個公共廁所。穿過雞店與妓店,穿過早點攤的熱氣與倒尿盆的熱氣交織的空氣中,穿過火車道口。
穿過百子灣路與石門東路,穿過第三應急避難所與第二應急避難所,穿過第一應急避難所。
穿過你們的身體,穿過你們的記憶。

2011年10月10日

一百

一百年未完成的事。

2011年10月3日

手机测试

测试

2011年9月16日

不会畫壁畫的老師不是好廚師

這是我對蔡師傅說的話,蔡師傅是個廚師,但被抓去畫壁畫.畫的比幾個老師都好.

2011年9月8日

給空白的歌

空白

2011年9月6日

如夢令

聽模樣的歌說模樣的話,喝模樣的酒走模樣的路。
天太晚,眼恍惚,看不清時間;只認埋頭趕路。
夜太黑,全寂靜,看不到站牌;記憶便是地圖。
我沒醉。
仿佛一切都不重要了。一切懂嗎。

2011年9月3日

看到隨想1

一個民國氣質的女子的民國氣質的照片集;膠片或氾黃氾灰氾白,或曝光過度,或肆無忌憚,或面容憔悴昂或慵懶。
白襯衣藍褲子麻花辮子斜跨的棕色包騎在自行車上,高斯模糊的效果,有些朦朧迷幻,令人影響深刻。
陽光照進彌散的煙霧與晨霧的房間的床上,枕頭上,慵散的被子上,書架的的丙烯顏料與散亂的書上,床邊大盆垂到地上的植物葉子上,還有一束穿過陽臺的白色幕簾直勾勾的打在椅子上個地板上。
她在熱戀中,她抽煙,她喜歡蝴蝶,她喜歡桅子花,她有只藍色的鬥魚。她每天晚飯后給爸爸念報紙。
她是高中生,美術高中,他男朋友也是;相冊里有幾幅畢加索的油畫習作,那是她男朋友喜歡的。
他們一起做作業,一起看書,他很愛她,她也很愛他。
她說自己“我就是个傻瓜是个疯子是个看不清的蛾子”
她說他“他是世界上最可爱最迷人的人”

2011年8月30日

看不到的黑暗

哪個角落都有一些你看不到的黑暗,只因你不曾進入那個房間。
那裡的人們都習以為常。
沒想像的那麼好,一切都比想像的還有糟糕。
“你能有什麽想法,你能有什麽脾氣”

2011年8月17日

像梵高的夜空

我的話怎麼那樣多,那樣多。
對,蛇形畫法。
那橙黃色的天空,中間是橘黃的月亮。
它在微笑的睡覺呢。
胡亂說,胡亂畫,就這樣了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