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月6日

第二个黑夜

在這裡穿過一個黑夜等待另一個黑夜來臨。
我坐在一張床的一角讀春天,兩腳發冷。
一個孩子就是一個國王,吵吵鬧鬧,晚間劇目正在上映。
變雪白的牆,和它中間雪白的沒有扇葉的鑽石牌吊扇。
扁平嘴巴的矮腿狗,嘴還是那麼扁腿還是那麼短。
扯破座子露出海綿的輕便摩托車倚著牆壁打點滴,身上蓋滿雜草。
踩滅髒水澆過結冰的地上的第四根中南海香煙。
過期五個月的鐘樓啤酒。
滿是青椒大盤的魚香肉絲。
燉糊了的蕃茄鮁魚。
九個人的全家福。